集團新聞

GROUP NEWS

逆行千里,只為把希望帶給你

發布時間:2020-02-07 來源:旭輝集團

電影《我和我的祖國》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離開國大典升旗儀式只有兩個小時了,黃渤扮演的工程師急需一種焊接金屬來固定旗桿,走投無路之際,只能用大喇叭在半夜向街坊四鄰求助…不一會兒,熱心的老百姓們都來了,還把家里能找到的金屬全都帶了過來。


他們不一定知道哪種有用,但他們知道,多捐一點,就多了一分讓國旗順利升起的希望。


70多年后,當我們再一次面對緊要關頭,當工程師變成武漢的醫療工作者們,當需求從金屬變成了口罩、手套等醫療物資…再一次,包括旭輝人在內千千萬萬熱心人的捐助,從四面八方涌向一線。


我們不知道這場戰役還有多久,但多捐一點物資,就多了一分早日戰勝疫情的希望。


一、上海


2月7日上午,旭輝集團捐贈的最新一批物資:50萬雙醫用手套、8920副護目鏡、880副面罩、2臺呼吸機、50臺輸液泵、100臺注射泵、5臺除顫儀,以及2000只N95口罩由貨車運抵武漢,并送到包括協和醫院在內的一線醫生手上。


第三批物資抵達武漢協和醫院


這也是繼前期兩批汽車運送的物資及若干郵寄物資后,旭輝集團捐贈的第三批由上海運抵武漢的醫療物資。


1月26日,旭輝集團宣布捐贈2000萬,成立抗擊肺炎專項基金,用于采購馳援武漢的醫療物資和補助醫護工作者們。


在朋友圈官宣這一消息后,旭輝控股集團總裁林峰開始在集團總經理群里發出動員:“所有的原材料、護目鏡、防護服和口罩,旭輝抗擊肺炎專項基金可以出資購買,只求貨源。”


旭輝控股總裁林峰第一時間發起防疫物資需求調配


旭輝控股董事局主席林中說,旭輝一貫的公益理念,就是用企業要用自身的能力和實際行動解決社會問題。本次之所以捐助物資,而不是單純的捐款,也是為了能最大限度地支援一線的醫護工作者們。


旭輝捐贈醫療物資從上海發車


這是一條綿延千里的助力抗疫物資的征程。征程的起點是全國乃至全球的旭輝人;終點,在武漢醫生的手里。


身為集團總部抗疫小組協調人的崔曉青,每天收到公司許多領導和同事們介紹的資源,遇到困難時得到的都是第一時間的支持與鼓勵。在與各單位行政負責人成立了“集團行政防疫溝通工作群”中,近30個區域和地產+公司的行政負責人,共同尋找支援一線醫院急需的醫療物資資源,對標醫院需要的物資標準,按照各區域范圍劃分本區域醫療資源的聯絡與信息反饋。總部行政小伙伴,每人主動負責對接篩選全國200-300家供應商資源。每天在微信上討論到凌晨2、3點的情況并不鮮見。


有網友說,這些天全國人民面對疫情的正面和反面案例,每天經歷的情緒大起大落像坐過山車一樣。而對于崔曉青來說,這種情緒的起落可能是以小時為單位的——在春節期間供貨資源緊缺的當下,這一刻預定到的物資,下一刻就可能發生變化。


因此,在尋找到可靠的貨源,通過武漢公司當地同事與需求醫院及時確認標準與資質后,即刻預定,無論多晚,所有流程,一路綠燈。



“在物資的安排上林總給予我們充分的信任與授權,但更大的信任也意味著更大的責任。”


從與醫院溝通標準、與供應商核對資質、確認采購數量和多方渠道判斷物資價格的合理性、到倉庫驗貨、驗收裝貨、與司機確認運輸線路、安排接車……每一個流程都環環相扣,確保每個環節萬無一失,依靠的是每一位平凡人的無償奉獻。



旭輝集團捐贈物資從上海發出


總部物業秩序維護員趙君,在過年家人團圓的時候,兩次往返位于上海松江的物資倉庫處驗貨,每一個細節都反復確認。


2月6日,專項工作組即將發出第三批集團捐贈物資車輛前往武漢。裝貨當天,上海天氣寒冷,全天落雨。工作組一早安排組織了兩個醫療設備的供貨,護目鏡和面罩、醫用手套、口罩等幾路物資集中到一起,驗收物資、開箱抽查、清點箱數、搬運上車,從早晨7:00到晚上17:30物資發車,大家在寒冷的室外,冒著密雨,戴著口罩,熱忱的心從未感到寒冷。


裝貨的同事們為了在武漢的卸貨和分發方便,會提前根據貨車物資擺放位置做好規劃,以“后進先出”的順序裝車,保證在醫院卸貨時的快速高效。



物資裝車規劃圖


物流的貨車司機,在很多司機對疫區避之不及時,得知是捐助物資,毅然前往。即便他知道回來之后就意味著14天的隔離。


武漢的接車負責人徐競競,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臨行前特意囑咐:“明天我去接車,千萬別跟我家人講”。


在武漢負責物資運輸和分發的同事和醫生,為了保證物資交接高效,又考慮到自身防護,披上一件雨衣就上陣搬運了。



因防護服緊缺,馳援一線的“戰士們”雨衣上陣


“眾志成城,共克時艱。我從未如此真實地感受到這句話的份量。”崔曉青說。



二、武漢


旭輝集團發送的第一批物資抵達武漢是1月28日一早,也是武漢封城的第五天。


為了讓物資最快速地抵達指定醫院,在工作小組跟相關主管部門做好報備后,武漢旭輝副總經理鄒武超帶領物資小組成員徐競競與王偉凌晨6點多就趕往高速公路入口,保證第一時間接到物資貨車。


冬日清晨的氣溫已經到了零下一度,天剛蒙蒙亮。但是看到車燈的那一刻,徐競競他們仿佛看到了陽光。


因為當日有四個醫院的物資要送,運輸小隊不敢怠慢,帶齊口罩和眼鏡,跟著物資車輛馬不停蹄地在全城奔波,一直忙到華燈初上。


“因為是第一次,我們也是沒有經驗,光是在協和醫院卸貨就卸了一個多小時。” 徐競競說,加上第三醫院、第九醫院、漢口醫院,將近1500箱手套送完之后,整個人已經癱軟了。



武漢協和醫院醫生正在清點送達物資


“還好我平常都有參加公司組織的徒步鍛煉,身體還不錯,不然真是怕抗不下來。”


第二批物資抵達的時候,工作小組知道了借助志愿者的力量,效率就高了很多。


武漢雖然已經施行交通管制,但有很多志愿者自發組織的物資運輸隊伍,交通主管部門也會對志愿者車輛網開一面。第二批物資運到前,徐競競加入了一個志愿者群,把需求和聯系方式放上去后,立即就有志愿者打電話來表示可以幫忙。


這一次,徐競競只負責運送給中南醫院的50萬雙手套,其余的醫院則都安排志愿者負責運送。



醫療物資抵達武漢大學中南醫院


而在每份物資送到后,志愿者也會幫忙對各項手續拍照確認。有一批醫用手套一開始聯系的是送到第八醫院,后來第八醫院表示貨已備足不再需要,可以讓給其他醫院,重新聯絡后,志愿者又幫忙把物資添置給了有需求的機構,毫無怨言。


旭輝志愿者將物資送達武漢市漢陽醫院


“看到這么多的‘志愿軍’,我就感覺到,這場仗我們一定能打贏。”


這之后,旭輝武漢工作小組有三名同事都申請加入了志愿者隊伍。這樣,在運送快遞送不了的大件物品時,大家就親自上陣,用私家車把物資運送到醫生手中。


旭輝目前捐助的醫療物資,優先武漢定點發熱醫院,以期待最快到達有需求的醫院和患者手中。但是,隨著疫情的蔓延,武漢周邊的三四線區縣疫情也在加重,而當地并無專門的定點發熱醫院,只有普通綜合醫院。 因此,第三批物資抵達前,工作小組還特別對接了鄂州中心醫院、鐘祥中醫院、荊州中醫院,給予武漢周邊的醫院物資支持。



工作小組在高速公路上完成物資交接


“時間就是生命”。考慮到武漢和鄂州的封路狀況,以及物資配送團隊人員有限,工作小組選擇直接在高速公路上完成交接,以避免手續的麻煩和配送的折返,保證在有限的時間內可以配送更多醫院,挽救更多生命。



三、醫院


包括集團從上海發往武漢的貨車在內,旭輝集團和各區域捐贈物資抵達武漢后送往哪個醫院,是由武漢事業部的疫情應對物資援助小組負責醫院物資需求統計與調配的。


在旭輝武漢總經理周青宣布成立物資援助小組時,文漢清主動請纓擔任了“組長”一職。“因為我愛人就是武漢的醫生。所以我覺得,可能也沒有人比我更合適這個角色了吧。”

事實也的確如此。有了文組長,物資小組的工作就有了“雷達”。


由身為同濟醫科大學校友的夫人牽線搭橋,在疫情初期,文漢清就對接上了武漢市幾家主要醫院和發熱門診的醫生,并建立了微信溝通群。目前這個群已經有27人,輻射武漢醫院20余家,哪個醫院有需求都可第一時間反饋進群里。


“武漢中心醫院、中南醫院、協和醫院、漢陽醫院、三醫院、漢口醫院、九醫院、省婦幼,還有外地的,比如荊門第一醫院,京山一醫院,京山中醫院…”對于對接的醫院,文漢清如數家珍。



武漢市第八醫院收到第三批捐贈物資


第三批物資送達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


就在前幾日,國家醫療救援隊向協和醫院求助,需要醫療手術鞋。在接到醫生需求反饋后,工作小組立即聯絡,第一時間向供應商采購了240雙手術拖鞋存貨,并及時通過協和醫院送到國家醫療救援隊手中。


除了集團統一發來的物資,有時醫院的需求是碎片化的,比如需要12個輪椅、100箱礦泉水等等,工作小組也都會及時購買后安排運送。出于醫療標準規范的考慮,醫療物資往往需要通過醫院指定的渠道購買,雖說費用是由專項基金出資,但為了搶速度,個人先墊資也是難免的。



武漢荊門市交警協助工作小組運輸通行


在不斷變化的信息中,難免伴隨著魚龍混雜,工作小組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鑒別需求和采購物資的真實性。


有一次,工作小組在仙桃,也就是湖北最大的口罩生產地,打聽到一批口罩貨源。為了核實,負責采購的同事李莉專門安排在仙桃的親友去現場勘察,結果發現竟然是一批三無產品。沒辦法,只能果斷放棄。


“無論是需求端還是供貨端,一定要找靠譜的對接,保證物盡其用。”



四、伙伴


在疫情早期,旭輝武漢的工作小組就出臺了《物資援助工作指引》。也正是這份指引明確規定了物資類別和標準、人員分工、采購流程、對口醫院、運輸方式、確認方式等,確保了工作井然有序地開展。



武漢旭輝物資援助工作指引截圖


“這也是旭輝人的習慣,打仗之前總要有個作戰方針,明確分工,整理思路。”指引的制定者李曉卓說。


其實李曉卓自己也已經咳嗽了十幾天了,雖然已經排除了新冠病毒感染,但作為武漢工作小組跟集團的對接人,每天從睜眼到半夜,她都要在手機上應對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來的信息。 作為旭輝武漢團隊第一時間對接外界捐贈物資情況的人,武漢媳婦李曉卓也感受到了最多來自兄弟省份的善意。 東北旭輝捐贈了150件防護服,山東旭輝銀盛泰捐贈了6000只醫用口罩,長沙旭輝熱情幫忙張羅物資轉運,成都旭輝、浙江旭輝、西北旭輝、旭輝商業、中旭教育的同事們都在積極幫忙尋找物資…



由東北旭輝籌集的150件防護服到達武漢市中心醫院


她還清楚地記得,1月25日,發出第一個尋求醫療物資的朋友圈,在被江蘇的同事轉發后,當下就有人從蘇州打電話過來,表示要捐贈66個護目鏡和100個口罩。“我跟她溝通下來,感覺其實她也是普通白領。但正是這種來自素不相識的普通人的善意,最純粹,也最令人感動。” 說到普通人,在這場全民抗擊疫情的戰斗中,除一線醫生外,做出很大犧牲的當屬生活在武漢的千萬市民,這其中也包括旭輝武漢事業部堅守在武漢一百七八十號員工。 在工作指引中,有一項專門的工作就是“支持留漢員工和家屬”。 “我們每天都在群里報備地產全員以及物業和共享中心所有員工的健康情況。針對身體有異樣,如出現感冒等癥狀的同事,由部門負責人、人力負責人每日溝通,向總經理反饋。對于單身在漢的同事,也是定時關懷。”



武漢工作小組儲備應急醫療物資


有一個武大剛畢業的單身外地小姑娘,一個人留在武漢過年。消毒液沒有了,工作小組專門派物業人員去送到她的住所。


另外一位同事從國外回來,恰逢封城當日,被困在機場附近回不了家。部門司機王偉二話不說,驅車前往接伙伴回家。


“有能力幫助自己,才有能力幫助別人。”


雖然失望總是大于希望,但崔曉青和工作團隊的伙伴們還是會堅持對接各種可能支援前線的資源。“這是我們共同守衛的堡壘,我們會想盡一切可能為它添磚加瓦。”


因為醫院的隔離要求,文漢清與愛人已經變成了“網友”。晚上跟孩子們和愛人視頻也成了這個家庭每天唯一的團圓時刻。“孩子們沒有一句怨言,因為他們知道,爸爸媽媽在與病毒作戰。”


每天奔波在醫院等高危場所,即便做好防護,風險也不可謂不大。現在每次徐競競出門前,家人都會在微信群里給他加油打氣,家人的支持讓他感覺新的一天又有了希望。


希望是件美麗的東西,也是最好的東西。美好的東西永遠不會逝去,也是對抗疫情的戰役中最強有力的武器。



旭輝援助武漢行動時間線


·1月26日  旭輝集團捐贈2000萬元,成立抗擊肺炎專項基金,用于采購馳援武漢的醫療物資和補助醫護工作者們。


·1月28日  旭輝抗擊肺炎專項基金增援武漢首批物資,1488箱共計74.4萬雙醫用手套,分別到達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武漢市第九醫院、武漢市漢口醫院。


·1月30日  旭輝抗擊肺炎專項基金增援第二批物資,10萬雙醫用手套送達上海東方醫院。


·1月31日  第二批物資,65萬雙醫用手套分別送達武漢中南醫院、漢陽醫院、荊門第一醫院和荊門紅十字會。另有旭輝集團捐贈第九醫院的960個護目鏡,武漢事業部捐贈國家醫療隊的240雙護士手術拖鞋,捐贈協和醫院的12個輪椅、500個KN95口罩均已送達目的地。


·2月7日  旭輝集團第三批捐助物資抵達武漢。截至目前,旭輝集團已通過各種渠道,捐助醫療設備157臺、醫用手套224萬雙、護目鏡13700副、面罩2720件、N95口罩8900件、防護服150件、以及輪椅、防護服、手術拖鞋等其他物資若干。


·旭輝商業積極加入減免租金的行列,以“與商戶共同進退、守望相助”的決心,對全體商戶于1月25日至2月9日期間的租金實施減半政策,以緩解商戶經營壓力。


·旭輝領寓針對因封城無法及時返回的柚米寓武漢門店租客,以及其他城市門店中不能及時返回的湖北籍租客,給予2月份房屋租金減半,或租期順延15天的政策(符合條件的租戶可任選其一)。馳援武漢,助力大家安心抗疫。



親愛的用戶,為保證最佳瀏覽效果,推薦您使用Chrome、Firefox、Safari、或IE9以上版本的瀏覽器。

如您使用的是IE瀏覽器,請確保在瀏覽器右上角選項“工具——兼容性視圖設置”中,將本網站從“已添加到兼容性視圖中的網站”列表刪除,并取消選擇“在兼容性視圖中顯示Intranet站點”。

掃碼在線看房
平安彩票|官方网站